兰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英超

枪魔道第三十章画戟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01日    点击:[0]人次

枪魔道 第三十章 画戟

在徐蕾放弃攻击将全部精力集中在防御之上以后,包裹在紫苑身外的茧状物也伸展开来,一对闪烁着炙热电芒的翅膀迎风展开,露出了里面的玉人。

,几人还是非常肯定的。只是,虽然就感觉而言几乎可以quèdingzhègè声音属于紫苑,可从逻辑角度上来判断,却绝对不可能是紫苑所为。

虽然不记得有哪个魔法的咒语是以这两句开头的,但是很明显,空气中出现的异样波动,以及空灵的声音都证实了刚刚的话语确实是魔法咒语无疑。而问题也就出在这里,场内的两人此刻都在激烈的消耗着魔力,徐蕾自不必説,为了对抗禁咒的落雷,此刻徐蕾已经将全部的魔力都拼命地注入到“白玉京”之内,完全没有可能再shifàng其他魔法。而紫苑几乎也面临着相同的问题,完全吟唱咒语shifàng的魔法禁咒,再加上领域武装的加持,其中狂暴的元素没有全力的魔力操控,反噬之力就足以让紫苑面临自灭的状况,又如何去分神shifàng其他魔法。

“是紫苑姐,你看看不就知道了。”左从戎quèding得向明珠答道。不同于普通观众们看热闹式的情况,左从戎所关注的都是两者之间的动作细节和战术运用,此刻由于徐蕾躲避在“白玉京”之下完全无法目视,所以比起华丽的场面而言,左从戎一直关注的都是紫苑的本体,对于方才的咒语,自然不可能漏看掉。

“怎么可能?紫苑姐能在shifàng禁咒的同时jixushifàng魔法吗?”明珠失声惊问道。

“大概是吧,总之之前那句确实是出自紫苑姐之口。”左从戎不咸不淡地説道。

“真没想到,我们一起胡玩乱闹的几个人之中,居然会有如此厉害的人。”蓝枫感慨得説道。

紫苑厉害。他们几人当然知道,可是zhègè也只是有个片面的认识而已。二十五岁完成第三段武装具现的天才人物,拥有“仪式武装”的魔法书,复活过真古技术的“魔王女”,虽然每一个都是足以傲视阵营的光环,但是对于她的实力确实没有更加具体的感受。而之前在魔兽森林中的冒险,紫苑的手段确实算得上凌厉,但也只是biǎoxiàn出一个普通强者的实力而已,几人也理所当然地将实力强悍的原因归纳在“仪式武装”之上。

直到现在,他们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能够shifàng禁咒的魔法师强者比比兼是。甚至有一些强化者级别的天才。也可以藉由辅助手段shifàng禁咒,其中拥有“仪式武装”的虽然説不上多,但是贯穿整个次时代历史的五千年,还是有不少这种类型的强者。但是即使这样。也从来没有听説过有某一个魔法师可以在shifàng禁咒的同时。去进行下一个魔法。

“汇集万众的尊崇,凝聚灵动的法身!”

比起“雷崩”的咒语吟唱来,这次的吟唱速度要慢上很多。显然,在操控禁咒的同时,想要聚集魔力进行下一个魔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尽管如此,紫苑还是强撑起精神去吟唱着咒语,不过光从表情来看,紫苑的样子似乎没有人们想象地那么吃力。

“快看,是紫苑大人!”直到第二句的吟唱开始,人们才注意到zhègè声音的来源之处,纷纷讨论起来,对于普通观众而言,他们并不清楚这两句吟唱之中包容了多少急速含量,只是凭着一股子对紫苑的敬仰之情,高声地为紫苑欢呼喝彩。

“真没想到,这般小小年纪,就已经掌握了这种技法,果然是将门虎子,怪不得连帝君都要急着给王子殿下定亲。法兰,以后説不准你这孙女比你都要出色了,雷元素的适合者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我倒是觉得好像是专门为她预留着的。”容若至于jiéshu后,向法兰説道。

“hēhē,多谢了,不过你倒是有些眼光。虽然由我説出来好像有些不妥,不过我还是觉得整个阵营之内,大概除了乔恩家的从文元帅,没有再能胜过紫苑的年轻人了。至于元素适合者嘛,儿孙自有儿孙福,能不能够得到认可,zhègè谁也説不准。能够走多远,咱们这老一辈的人物,只要看着就好了,时代已经不属于我们了。”法兰戈尔自豪地夸赞完自己的孙女之后,有谦虚地説道。

“看来这次白夜算是赌对了,至少第一等级的冠军,已经shouru囊中了。法兰,你现在是什么感觉,自己的孙女帮着第二学院夺冠?”严若松调侃道。本来整个第一等级之中,也只有紫苑一人有“仪式武装”而已,所以紫苑夺冠的可能性比较高,如今再看到这般强劲的实力,几人已经完全相信冠军非紫苑莫属了,故此严若松能説出这样的话来。

“喂,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吃不到葡萄説葡萄酸一样?比起第一学院,当然是紫苑更加重要了。”法兰很护短地説道。话外之意也是在説,第二学院、第一学院什么的都无所谓,比起学院的荣誉而言,紫苑获得冠军才是最重要的。

“红尘陨落,涤净破败的残躯……”

“难道?这……这怎么可能!”徐蕾失声道。一直致力于“白玉京”防御的徐蕾,因为层楼的阻隔,无法看到紫苑现在情况,可是再怎么愚蠢,已经吟唱到第二段的咒语,她当然清楚是出自谁的口中。可是,明明应该面临和自己想通的状况才对,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还有能力在shifàng禁咒的同时进行其他魔法的吟唱。可是任由徐蕾再怎么焦急,此刻也已经再无还手之力了,光是应付“雷崩”已经让自己尽了全力,如今再着手去防御其他魔法的话,大概“白玉京”在禁咒没有jiéshu前就已经被攻破了,如今徐蕾唯一能做的,也只是祈祷紫苑zhègè魔法不能顺利实施了。

“再塑神性的精魂,转世明华的器灵!”

徐蕾的愿望终归还是落空了,吟唱到现在已经过半,魔法的雏形也渐渐显露出一丝,在紫苑身前。“噼啪”作响地雷元素渐渐汇聚起来,开始凝聚出了一个数十米长度的柱状轮廓,而人们,除了通过zhègè轮廓去猜想魔法类型之外,竟是再没有任何bànfǎ去确认魔法的种类与威力。因为这些吟唱咒语,是自次时代开始以来,都没有记载过的魔法,是紫苑独创的魔法。

“不会吧!紫苑姐到底想要干什么?”明珠观望到这里,再次惊声喊道。方才的情况已经完全惊住了明珠几人,可是。现在的状况。竟是比方才还要让人难以置信。

本来在shifàng禁咒的同时,再shifàng魔法已经是空前绝后的壮举了。可是,任谁也不会想到,紫苑此刻的计划。竟是在禁咒shifàng的同时。jixushifàng下一个禁咒!前两句的吟唱也就罢了。已经完成了这么多的咒语吟唱,居然还只是塑造了一个雏形,不管怎么想。zhègè魔法的境界,已经能够归纳到禁咒的范畴之内了。

“hēhē,到底是紫苑姐,这种逆天的手段,分明是在挑战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真不知道现在场上的对手,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防御的。”雅明呆呆地説道。

而此时,雅明口中所説的对手,徐蕾此刻脸色铁青一片,虽然惊惧于紫苑的能力,但是直到前一刻,徐蕾还没有这么无力过。在她看来,紫苑虽然开魔法之先河,在shifàng禁咒的同时shifàng其他魔法,可再怎么説这也是一项空前绝后的壮举。也jiushi説没人能够完成的事情,虽然她能够做得到,但总归有个底线。

通过这缓慢的吟唱,徐蕾对紫苑的魔法也有一个大概的了解,是方禁咒的同时,对下一个魔法的魔力的分划肯定极少,即使勉力完成,威力上肯定也要弱上很多,自己的防御在抵消“雷崩”之后最少也还有三层的剩余,威力不足的高阶位魔法,想要破开“白玉京”大概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当时在得知是紫苑shifàng魔法zhègè真相的时候,有过一丝慌乱,可静静想来,又觉得没那么恐怖。

可是,任徐蕾想法再大胆,终究还是误算了紫苑的疯狂程度,空气中的波动还不是太强烈,也jiushi説説zhègè魔法还没有完成,已经吟唱了两段咒语,居然还没有完成魔法,那也证明,除了禁咒,已经不可能再是其他的什么了。

“随神而醒,随意而动,随心而驱,随魂而奔,随身而破。”比起先前断断续续的吟唱,第三段的咒语突然间流畅了很多,也伴随着咒语的段段jiéshu,此时的魔法已然颇具雏形,一柄数十米长,盘子粗细的长矛被塑造出来。此时观众们的目光已经完全集中在了zhègè刚刚出现雏形的长矛之上,即使对着那对抗最激烈部分录像拍照的观众们,也都放下了手中的工具,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这里。

“居然是造型魔法!法兰……”容若的话并没有jixu下去,除去白夜之外的几位院长,都将目光集中在了法兰身上。几人尽是阵营之中的绝dǐng高手,自然不可能不明白现在的状况。紫苑这丫头分明依靠一己之力创造了一个禁咒,不止如此,创造的还是虚无元素系的造型魔法,如何不让人吃惊。

“你们别看我,我也不知道啊,比起zhègè,你们还是先关注一下场中的情况吧,凃扬现在光是抑制‘雷崩’已经用尽全力了,你们倒是看看怎么把那个姑娘救下来,这要是出了问题,我们的脸可真丢光了。”法兰戈尔焦急地説道。

如他所言,凃扬的结界可是具有魔力隔断功能的,也jiushi説出了凃扬之外,没有人能对场中进行任何干涉,可偏偏凃扬疲于压缩“雷崩”的逸散,无力顾及其他。而紫苑的雷系造型禁咒,如果这时候shifàng的话,不管怎么看,都绝对不是徐蕾能防御住的,搞不好,徐蕾就这般丢了性命都説不准。而现场明明坐了这么多为阵营强者,如果还出现死亡,那阵是没法混了。

“九幽之下,幻化而生,毁灭的神种,刺破黄泉的阴霾——画戟!”最后的部分终于完成,魔法的本体也完全显露出来,如其魔法名一般,是一柄画戟。

“我去!”在禁咒完成的同时,李扬帆説出一句话之后,身形一闪而逝,也不知道他是dǎsuàn用什么方法去阻止“画戟”的威力。

“轰!”

紫苑飘逸的翅膀此刻向上舒展开来,虚护在“画戟”之上,做出了一个投掷的动作,伴随着zhègè动作的完成,“画戟”像是受到了命令一般,向着“白玉京”直冲而去,一举将十二重楼全部击穿,直直地向徐蕾刺去。

“喝啊!”

十二重楼已经尽数崩塌,眼见徐蕾命悬一线,只听得一声怒喝,雷元素凝聚而成的“画戟”生生被人从枪尖处劈成两半,而剑芒更是去势不减,逆势而上,一举将紫苑领域武装的雷云都劈开一道口子,露出了湛蓝色的天空……未完待续……

先声药业退市
血栓静脉炎的治疗
广安治疗白癜风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