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

我的画与我的散文诗澄几缕绽画牛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我的画与我的散文(诗澄几缕绽画牛)

我发现自己一开始画的画,就像一头套着轭具和梨的牛,想从那片荒草如烟的地方走出去,却不能摆脱道路,更摆脱不了那股犟劲,所以走来走去,自己总想往茂盛的青青如野的荒原上走,每次走到的却走牛棚,或许永远还是在那枯燥的荒路上僵走。

我一直对不爱牛的人怀有一种偏见,认为那是由于他们牛气不足,或对美的感觉迟钝所造的缺陷。有时读一些东西,见到一些了不起的自喻骏马奔驰。马到成功的爱马人。我对他们略有惋惜,爱马无错,但他们一定没见过真正的牛吧,在他们眼里牛恐怕总是有点落后的象征的意思,是副安贫知足的样子,似乎对老黄牛精神有生理反感。其实,在我眼里牛作为茫茫天地之间的一种尤物,具有其自身的全部魅力。从牛的世界里我找到了劳恳无怨的诗韵。

一九六五年,我从学校回到家乡,接受 再教育 触角第一次伸向了冷酷凉凉的生活实体,强度的体力劳动并不能打击我对生活的热爱,对兴趣事物的捕捉。

在生产队又接触到牛,为照顾我这刚刚出校门的白面书生,让我去赶着一头牛在梨过播下种子的土垅上,拉着长长的木磙子,慢悠悠地压垅。我手里也有牛鞭子,但是我不去抽打它,看它的样子我根本也不忍心去抽打它,因为它自己在不停地走着。有时我手里拿书边赶边看书,竟忘了自己是赶牛人,可牛根本就不顾及这些,除了到地头拐弯外,都自己走着。这么可爱的牛给予同是劳动者以一种默契的感觉。劳动中观察牛渐渐成了我一种 艺术 享受。

我喜欢牛群,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在茫茫草原上闪动一群牛影,这是放牧的场景。领头的是一雄壮高大的黃色公牛,带领着它们的部族游牧。有的低头贪吃,有的撒欢儿奔跑,有的自由自在的边走边吃。末了,开始叭在草地上倒嚼,消化自己的劳动果食,以充实明天之体能,再付诸于下次的劳动中。夕阳打着追光在牧牛人身后赶着牧牛人和牛群,收牧了。小牛跟着母牛,还是那头领牛走在最前边晃甩着长长的尾巴,慢慢悠悠载饱而归的走在 赶牛道 上,随后留下无数的凸凹的,不规则的牛的足迹。

这些也让我从牛的世界里找到了美妙的牛耕的诗韵和辽阔草原上散牛牧放的国画,夕阳落照中兀立于大草地上的牛群的好散文。使我感受生活不朽的壮美和那潜藏在心中的情郁。

半年多的 “再教育” 后命运让我离开了牛,但它确给我留下日后画牛的好素材和一段奇妙的采风,以及在人生中感悟牛生的美好回忆。

这些年来,总在想画牛,就是画不好,因为牛在我心中的印记太多了。直到有一次由写回忆父亲的散文的潜意识中苏醒过来,便想到父母默默献给我们的 “ 恳 ”劲想到父母为我们而生活劳累的那种“ 拔 ”劲,父母为我们不顾自身的 “ 强 ”劲,父母为我们无需鞭策的 “ 韧 ”劲,我画牛的腹稿油然生在心中,又挥毫一幅《自奋蹄》的水墨作一气而成。并将其装裱好,帖壁于自己的居室里,以示永远敬父,永远敬母,永远敬牛!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我们热情期待您的光临!解析:

散文

“散文”的概念最早出自中国的佛教徒之口,而“散文”一词大概出现在太平兴国(976年十二月—984年十一月)时期。《辞海》认为:中国六朝以来,为区别于韵文和骈文,把凡不押韵、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包括经传史书在内,概称‘散文’。后又泛指诗歌以外的所有文学体裁。随着时间发海关关区展,散文的概念由广义向狭义转变,并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

河源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
宝宝吃多了不消化怎么办
亮甲能治疗灰指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