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排球

木纹北京大妈街头持枪跳舞打鬼子照片网上走红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点击:[0]人次

北京大妈街头持枪跳舞“打鬼子”照片上走红

【导语】:近日,一组“北京大妈街头持枪跳舞‘打鬼子’”的照片在全国范围内被大量转发,这一消息被友们评价为将广场舞跳到了“极致”,并引来了种种争议,点赞和批评的两拨儿人马甚至在上吵了起来。  南馆艺术团的大妈们在来福士广场跳舞  近日,一组“北京大妈街头持枪跳舞‘打鬼子’”的照片在全国范围内被大量转发,这一消息被友们评价为将广场舞跳到了“极致”,并引来了种种争议,点赞和批评的两拨儿人马甚至在上吵了起来。  但作为当事人的“打鬼子”舞表演团队对此却毫不知情。团队成员都是老年人,不怎么上,他们被告知自己编排的舞蹈在上广受好评。  据了解,这支舞团已经成立多年,在北京广场舞圈子里算是小有名气,甚至有企业给他们提供赞助并邀请他们外出演出。而对舞团成员来说,广场舞既是他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也是他们的骄傲。  近日,北京街头的一支“打鬼子”舞在络上走红。不同于一般的广场舞,“打鬼子”舞有自己的情节,演绎的是而问及日本员工为何不愿休假时“抗日军打鬼子”的故事。据了解,这支舞的表演者和创作者们都是退休的大爷大妈们,他们给自己的舞团起了一个名字——南馆艺术团。  络出名  “打鬼子”舞引争议 舞团被告知广受好评  在来福士广场,几十个大爷大妈或手拿步枪、或挥舞着大刀列队行进,一个头戴日本军帽的“鬼子”拿着枪弯腰鬼鬼祟祟地出现,最终,在“抗日军”的“围剿”下,“鬼子”只好举手投降——近日,北京街头的一支“打鬼子”舞,在全国火了一把。  “神经病”,这是不少年轻民对这支“打鬼子”舞的评价中出现频率很高的词汇之一。有友表示,这么大年纪的人在街头做这样的事情,看着有点傻。一位腾讯微博友认为,这件事有故意博眼球之嫌。在一片叫骂声中,有人看不下去了,认为负面的评价太过苛刻。很快,友们分成两派,有人言辞激烈地表示真是受不了广场舞了,有人则指责批评者说得太过分了。双方甚至还互相对骂起来。  57岁的老郑是南馆艺术团的组织者之一,编排、表演了“打鬼子”舞的正是他们团队,至今他们并不知道这支舞在上掀起的舆论风浪。  老郑介绍,这支舞名叫《地道战》,是去年编排的,已经跳了一年了。南馆艺术团的成员共40多人,大家有很多共同特点:都是街坊朋友、都是老年人、爱跳舞、不怎么上。所以,当大批媒体来到广场上采访他们时,他们有点困惑。周围的观众和一些媒体人跟他们解释说,“打鬼子”舞现在在全国火了。  “火了?!大家都怎么说的啊?快跟我们说说!”他们笑得很骄傲。“都说挺好,特好。”周围的人回答。  老郑和其他团队成员相信了周围人跟他们说的话。在他们看来,自家艺术团在北京的广场舞团队里一直是有着名号的。南馆艺术团至今已经成立了多年,围观的观众最多时能达到300人。  这一庞大的观众群还吸引了不少企业找上门来。老郑说,现在他们的服装、板凳和乐器等配套用具大多来自企业赞助。有时候,一些企业还会请他们到外地演出,北戴河、兴城等地他们都去过。而这些,都是“打鬼子”照片火起来之前的事。  观众变多  各路观众慕名而来 经常被“逼”返场“打鬼子”  随着上“打鬼子”照片传播得越来越广,他们的观众也出现了变化。  在往常,南馆艺术团的观众年龄在40~70岁之间。尤其是在北新桥、簋街一带居住的东城区的老人都知道他们,吃完晚饭散步时都会凑过来看看又跳了什么新舞。如今,男女老少的观众都有,有人甚至从别的城区赶过来围观,很多年轻人自称是从上听说后过来凑热闹的。  本来,南馆艺术团为了保证观众的新鲜感,每天都表演不同的曲目,而这几天,他们必须每天表演“打鬼子”。  老郑说,前几天,他们已经跳完了《地道战》,有十几个刚来的观众不干了,说自己大老远跑过来就是要看这“打鬼子”的。商量之后,团队只好返场,把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的“鬼子”再“抓”回来,重新“打”一遍。  老郑觉得,以前老观众多是因为跟他们都是一个年代的人,团队每次选曲时,就喜欢选他们“那个年代”的流行曲,比如《红色娘子军》、《英雄儿女》、《草原上见到毛主席》、《骏马奔驰保边疆》等,这次火了的《地道战》也是其中之一。“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对这些歌曲很有感情,这代表了我们的青春。”  老郑回忆,有一段时间,他们为了赶潮流,换了别的新潮的曲子,很快就被周围的老观众提了意见,让他们改回去。从此,军舞就成了南馆艺术团的特色。  跳舞情结  集体活动让大妈们觉得没有脱离社会  之所以叫“南馆艺术团”,是因为他们刚开始跳广场舞的场地是在南馆公园内。那会儿,成员一共才十几个人。随着成员的逐渐增多,团队里分出了口琴师、鼓乐队和舞蹈队等多个小分队。  而到底该怎样跳舞,大家也都绞尽了脑汁。编舞的负责人从上找到曲子并编好后,大概排练个3天左右就开演,一周至少要出一个新节目,“每个月都要吹坏两个口琴”。  就连周围的大使馆也找过他们演出,团队成员为此奉上了国际友人“特供版”,跳起了《喀秋莎》和《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老年人缺不了这个。”老郑说,他们这些人退休后,感觉被社会抛弃了一样,天天都过着脱离社会的生活,很多人的心态也变得不太好,埋怨子女不经常回家看看,有时候一周下来他们都没机会跟别人说上十句话。  而广场舞这种集体性的活动,让老郑他们每天的生活又重新回到了一个大集体里,由于是在公共场所,在这种氛围里,大家想给了我最大的支持作出锻炼的舞蹈动作也不会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了。天天这么跳下来,很多人的身体比退休前还好。  “我们心态好了,子女也解脱了。”老郑觉得,一起跳广场舞的老兄弟姐妹们,跟自己有共同的生活背景,大家都到了一定年纪,子女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没有了工作可以去操心,都觉得很寂寞。跳舞成了他一天中最盼着的时光,这让他觉得不再被社会抛弃。  老郑认为,广场舞扰民这一情况可以有协调的空间,比如跳舞的人可以选择离住宅区远一些的场地,跳舞的总时长控制在一小时左右,且选择在不吵人的时间段等。


慢性肝炎需服用什么药
999ask健康资讯
血气不足与气血不通的区别